创世诗


明日之后

我于众生之中行走
飞檐走壁 倒提长锋
随回雪与流风
吟啸鬼语和钟声

我自摩天高楼飞跃
周围弥散的是黑夜
任我身 光明点缀与琢磨
以旧日的记忆 绘就轮回的天国

挥舞着的是我的断臂
星空的灰黯结为我的眼翳
我仍冲杀在前 即便了无痕迹
爱已将我坚不可摧的铁甲销蚀殆尽

我高呼世人的名姓
我狂饮最后的光明
我看见巨龙再次张开双眼
我再次奋力向天高举叛逆之剑
我还存留最后的清醒

我将灵魂化作心火将黑暗烧穿
拥抱那之后的光明与温暖
即使身躯已燃尽
我已在虚幻中望见
明日之后 未来已来

永夜年代

深蓝国度 天鹅绒的纪元
永恒的幽灵船
自旧日时代驶来
请看这重生的城邦
与笼罩的永夜年代

当爱人化作梦魇
当甜言蜜语诡谲成如水利剑
当水星与金星结冰
当热忱之心碎裂凋零
当破裂的人格将记忆篡改
当我 人间已不在

这是你的选择
这是你的身体 你的人生 你的命运
决定你的是你自己
该离开了 我告诉我

高声作最后的放歌
至此之后便深自缄默
如云漂泊
此处的土地 没有一方归属于我

巨人无法穿过钢铁藩篱的缝隙 矮子可以
——但我将把这牢笼撕裂
让这牢笼 与施加于心灵的桎梏
永远粉碎 化为尘灰

罪人挽歌

我将红唇化作罂粟
在缠绵的长吻中把青春消磨
我听凭爱的手掌遮住视线
让玉臂凝为桎梏灵魂的枷锁

我把时间与空间的界限尽数揉碎
我活在过往 也在未来
我的妩媚与狂放儒雅不可企及
我是冷月下那株清风夜唳的树
我的孤独早已超越时空

请准予我稍作最后的歇息
请领悟这颠倒世界中的真谛
在这渐悟与顿悟的交织
勘破的每一刻都是悲欣交集
生命的投入是神格大成的最后工序

当我咽下口中的逆血
我已得知自己必然的结局
然而追求者的生活永远崭新
即使生活将我百般愚弄
我仍要作一百零一次追寻

沦落于红尘是我的原罪
我蔑视这命运 但毫无埋怨
埋怨命运等于嘲笑自己
抽丝作茧 化痛为美
我将血泪所凝的怪诞与孤傲
书写最后长吟的挽歌

当雷鸣划破长空

当灯光昏黄 冥冥薄暮
将心灵的底片洇染上一层层殷红
我如同横空而过的一颗流星
闪烁凄凉的美丽 划过心空

凄寒依旧 寒露沾襟的
也依旧是那阵秋冬的绪风
望空蒙浩瀚的疏星
彻悟凝固于深山
那个房间 之中的沉痛
生命的过程恰好是从激越走向安详

虔读我的一腔热忱 谁愿?
那悲愤压抑的倾诉
是深绾于心的血泪 情浓于心的忠贞
何人似我
社会早已光影斑驳 再无訇响
剑匣已紧固到结冰的程度

当前方再无路可走
当狰狞的雷鸣划破长空
当追求宁静的路途充满焦灼
当步入圆融的心门处处分裂
我仍在身前 为马前卒
孤傲的守护是我殒落前最后一曲《广陵》

麻木于我来说过于艰难 抑或以死抗争
我无可奈何于自己的无所适从
我纠缠于自己和自己的心
多情而虚弱

然而雷鸣终将划破长空
我不是黑暗王国里的残烛
骑士的荣耀即生命 那是守护
这守护只为一人而生

暴雨将至

当我什么都可以失去
我已没有什么可以失去
并非一无所有时方能一无所有
暴雨将至 我是迷途的旅人
直到深海的尽头

我的身躯撞向墙面 又一次
深深嵌入其中
我听到碎裂的声音
那是墙体 我的臂骨和腿骨
我的脊柱还在 顶天立地 刺破苍穹

我感受到肌肉与筋骨的撕裂
战斗 向死而生于我无异于解脱
我的拼搏 浴血的伤痛只为爱
但不为任何人
再诚恳 亦是难渡凡尘

当薪火燃尽黑暗
我接过前人手中的烈焰
然而身后已无人 这光亮终熄灭于我之手
任我以生命 以灵魂作为燃料为其存续
未来除了虚无一无所有

咬紧牙关 我再次拄戈站起
毕竟身上还有一块骨骼无法打断
除了它
膝骨 也是宁折不弯
斑驳长戈再度向前挥舞
直至寸寸断裂

当战斗以我之死 以我的胜利而告终
暴雨将至 血色的雨滴终将把火作熄
万物寂灭 终焉的时刻已然来临
我的喋血
是我最后的证明

与我一人

从正常终于重归于不正常
我登临于芙蓉般金色的山顶
露出青天削出的身段
我与色彩 音韵 云雾与树林同在
我感到灵魂已然自由 再无桎梏

松色如暮 我洁白的衣冠镀上金边
于透明的斜照里时隐时现
我袍中藏有锋利的笔 与剑
举手若电 云海的汹涌只与我一人

孤独和被遗弃感对于大隐于市的居士极为重要
即使这必要有着不堪磨难的悖论
心灵的废墟中也有着取暖的炉火
人越孤独 生命艺术的创作便越自由
绝望的幽谷即是亢奋的崩峰
现实的黑暗永远无法吞噬新月的清辉

我用我的双手将自己埋葬
把我的愤怒 我的悲鸣 我的消逝
化作自己孤独前行的力量
我注定用生命结成雪白的茧
待茧成羽化飞升
衔锐利荆棘 为烈焰而鸣唱

与我一人 山下的黎明是神性的光辉
我的长枪指天
无惧世俗的蹂躏与压迫
我眼中的色彩在轰响中燃烧
一步一诗是我痛苦与才华的绝唱
正如我玄妙的长啸

千锤百炼 我飞翔的生命挂于悬崖
与我一人
我将身向黑暗 换心独向光明

点燃明日的火焰

我从未于惊涛骇浪中迷失
黑暗也无法将我光明之心吞噬
我徘徊呐喊 高呼世界的新生

璀璨!绝不只是我手中高举的长剑
还有我的心脏 无休止地跳跃
一如我正在燃烧的生命
光明而夺目

街道与小巷空无一人 只有妖艳的暗红
就算有 也只是魔幻而无声的人海
这海上只有泥做的船
唯有祭起心灯 焚起心香方能抵至彼岸

执权柄者总是将自定的善恶给予世人
他们都自以为早就知道天空与大地的区别
六道的轮盘在我掌中高悬
我的信徒都追随在我身后 颂赞轮回的伟大
然而我不是执权柄者 我也是他们的一员
冲杀于他们的身前

当光也将我抛弃 我已不再追光
燃烧的是我的身躯 点燃明日的火焰
我即是光 绽放光明与温暖
照亮黑暗 与血色永远鲜浓的地方

迷途沙尘

我握住街头横死之人的手
我亲吻艾滋病人的脸庞
我于难民溃烂伤口中捡出蛆虫
我背负炸飞双腿之人的臂膀
我化作无色世界中的灵眸
我为失去欢乐的受难者照亮希望

我于迷途沙尘中奔走 诚实而谦卑
即使纯洁与善之上蒙满创伤
那些意想不到的奇迹 在漫长的岁月里
仍有忽然间彗星的出现
狂风乍起

山野 风起沙逐
仰头望天 望天空中的流云变幻
与火烧云的色彩
长夜漫漫 我把麻木与冷漠拒之天外
将这彗星的色彩薪火相传

我撞响柔和悠远的钟声
让大爱投石于水 如波纹圈圈扩散
在黑暗中化成金色的圆环
飘向幸福可爱的婴儿 拥抱母亲的襟怀
飘向戒律在身的苦囚 予其光明与温暖

迷途沙尘
两个罪犯望向铁窗之外
一个凝视泥土 一个仰望星辰

然后,向着明天

当幕布落下 星海的辉光依旧闪耀
当余音止息 缱绻的花瓣仍然飘香
我叩问自己
拥抱过去 抑或走向未来

我是苦痛的伯爵 寂灭的荣爵
无限的公爵
星辰大海不是笼中鸟一厢情愿的幻梦
一切的意义正在于追寻意义的过程本身

然而当新的人世将在此地铺开 他们对视
向着明天
轻声、轻声地吟唱


Author: thyzzs
Reprint policy: All articles in this blog are used except for special statements CC BY-NC-SA 4.0 reprint policy. If reproduced, please indicate source thyzzs !
评论
 Previous
八声甘州五阕 八声甘州五阕
唤真人,星辰剑履,怕花枝、凝露未成堆。何衰矣、任东风里,金镜休催?
2023-09-09
Next 
孤旅青春 孤旅青春
后来许多人问过我一个人夜晚踟蹰路上的心情,我想起的不是孤单与路长,而是波澜壮阔的海,和天空中耀眼的星光。
2022-02-13
  TOC